今天是2019年06月25日,遂宁分公司欢迎您!

业务聚焦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快讯 > 业务聚焦

广电“国网”暗布棋局

作者:时间:2016-09-28点击:4792

2012年10月25日就获得国务院批文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广电),直到2014年5月28日才正式挂牌。低调潜行两年,这家广电系统内部人称“国网”、承载着广电系20年“三网融合”梦的公司,留给外界的印象似乎除了开会就是开会。

  直到2016年5月,国家工信部正式向中国广电发放电信基础业务牌照和700MHz频率业务试点,将中国广电再次推到台前。市场都在好奇,广电系上世纪90年代在移动通讯还处于模拟时代就觊觎电信运营商位置,而今三大运营商已经陷入“通道化”的窘境,“终偿所愿”的中国广电打算玩什么、怎么玩?

  中国广电保持了一贯沉默作风,在尘埃未定之前拒绝媒体采访。多方信息显示,中国广电正在悄然布一盘“有线+无线+内容”的大棋局。多位广电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一方面,中国广电整合中国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下称中国有线),拥有了国家广电光缆干线网,在此基础上搭建全国有线电视互联互通平台,形式上可以将全国有线网络连成一张网。另一方面,中国广电正在向工信部申请相关的无线业务运营牌照,意图与中信集团合作打造一张覆盖全国的无线网。“有线+无线”的网络布局完成之后,中国广电的网络覆盖从某种程度上不输于任何运营商。

  消息人士还称,中国广电正通过行政申请、入股、收购等方式获得多项内容牌照。若布局都顺利,中国广电通过内容激活网络,可能给广电产业带来新生机。

  “中国广电的发展思路是不错,关键在于钱从哪里来以及做事的人能不能真正干出来。”广电业内资深人士殷建勇认为。

  “全国一张网”迂回前行

  中国广电注册资金45亿元并不算大,这个盘子里背负着“整合全国有线网络”“开展三网融合运营”的绝大使命。

  挑战业内心知肚明。从历史上看,各地广电有线网络建设是自下而上的,国家投资很少,初始广电有线网络是靠收取几十元初装费一点一点攒起来,并在随后的模拟转数字、双向网络改造过程中,吸收了形形色色的社会资本。现在,各个省网的资产结构都不一样,有的是电视台投资,有的是财政部下属企业参股,有的含有地方政府资本,有的则吸纳了社会资本,个别地方甚至还是事业单位编制,资产很难估量。

  除了复杂的股权结构,一些发达省市的广电有线网络公司已经上市,譬如华数传媒、百视通、歌华有线,还有不少地方广电有线网络正积极筹划独立上市。中国广电有何资本让各方拜倒在它的大旗下?从目前的做法来看,国务院并不打算依靠行政划拨方式进行强制性整合,中国广电必须自己想办法。 

  挂牌一周年之际,中国广电举办了一场名为“媒体融合形势下广电网络发展路径”的座谈会。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拿出了整合“全国一张网”办法,即通过平等协商,采取兼并、收购、参股、换股、资产重组、组织管理结构重组等市场化方式,拟以五年为期限,基本完成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

  按照赵景春的规划,2015年,要完成六到八家省级网络公司整合试点任务;2016、2017年,全面推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组建全国性有线电视网络股份制公司;2018、2019年,深化、细化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重点是全国性有线电视网股份制公司上市。

  目前中国广电确实入股了一些地方广电有线网络。公开的资料显示,4月19日,中国广电首次在省级广电网络破局,与河北广电网络签订了战略投资框架协议。5月31日,中国广电又与内蒙古、青海、宁夏三省份的广电网络公司签订了战略投资框架协议。

  “中国广电已经开始给我们投资了,暂时投10亿元,拿了一部分股权。”一名内蒙古广电有线中层向财新记者证实。他认为,只要中国广电能够拿出钱来,省网还是愿意接受中国广电入股的。

  不过更多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广电或许能够很快与实力较弱的地方有线网达成协议,但很难撼动像百视通、华数传媒这样的地方强势“诸侯”。中国广电需要拿出更有吸引力的筹码,让地方自发地与之合作。

  中国广电正在建设的“全国有线电视互联互通平台”,被视为迂回拉动“全国一张网”的武器。按照赵景春2015年的规划,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互联互通平台是实现宽带广电战略、建设家庭信息中心的基础工程,计划两年内基本完成建设任务。该互联互通平台的建设方案是以国家广电光缆干线网(国干网)为基础,先期建设包括光传输网、数据交换和内容分发网、广电云和IDC、内容集成分发和融合服务平台等系统。

  1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发文,要求各省广电系统积极配合中国广电进行现有光纤线路改造、国干网现有附属设备更新改造及电力扩容等工作,并要求各省平台与互联互通平台系统对接。

  5月31日,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互联互通平台先导项目上线调试。中国广电为此举行了一个仪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工信部通管局局长韩夏、财政部文资办主任王家新及各省广电负责人都有出席。田进表示,要以互联互通平台建设为契机,加快以资本为纽带推进全中国广电网络整合和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尽快实现全国广电网络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运营、统一管理。他透露,中央已将加快互联互通平台建设和加快推动全国广电网络整合列为重点改革任务,而且明确要求2017年年底前完成。

  三网融合专家吴纯勇认为,中国广电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各省广电网络积极参与进来,如果能通过一些业务,譬如全国性宽带业务、视频点播业务,给各省广电网络真正带去效益,让其接入收入大于成本,肯定会有吸引力——这种以业务拉动的整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曲线实现了“全国一张网”。

  依仗广电系“三网融合”惟一主体的身份,中国广电现在已经拿到一些业务牌照。5月5日,工信部向中国广电下发《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允许中国广电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和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这对开展广电宽带业务的各地有线网络具有吸引力。若中国广电价格便宜,各地有线网络会纷纷转向中国广电,不用再单独向电信运营商批发带宽。”一位民营宽带运营商人士认为。

  酝酿低频无线网

  随着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移动端成为网络用户规模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到2015年底,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突破5亿,其中移动视频用户规模已突破4亿。尤其是高端付费用户中,在电视、个人电脑、平板电脑、手机等不同屏之间的切换行为越来越活跃。

  广电系统已经意识到了无线网的重要性。田进在广电系统内部会议上多次提及,加快推进有线、无线、卫星、网络协同覆盖、融合发展,大力提升广电网络的业务承载能力。赵景春也表示,有线必须插上无线的翅膀。中国广电要抓紧部署“移动多媒体交互广播电视网”建设,实现“电视无所不在”。

  中国广电正在筹建的中广移动将成为无线网建设、运营的主体。5月31日,中国广电与中信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启动中广移动公司组建工作,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出席了签约仪式。

  中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信股份当天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信集团与中国广电签订了框架协议,将组建合资企业,共同投资、建设、运营中国移动多媒体交互广播电视网。中信股份表示,拟由合资企业从事之业务在地域上与公司及附属企业中信国际电讯业务不产生重合,期待未来在合规前提下与合资企业在业务方面有协同与合作的可能。成立于1997年的中信国际电讯主要面向中国香港、澳门从事包括话音业务、短信业务、移动增值业务、数据业务等电信业务,具备多年的运营商经验。

  不少业内人士据此猜测,中信集团可能会将无线网业务交给中信股份,而非与广电系统渊源颇深的中信国安。财新记者向中信股份求证,回复称目前没有更多的消息披露。中信集团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该合作是集团层面,业务会和移动、联通等运营商业务有重合,等于中国广电出牌照出资源,中信集团出钱和资源,“至于是否交给中信国安去做,目前还不确定”。

  接近中国广电的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未来中国广电会申请无线运营商的相关牌照,授权中广移动统一运营。中广移动的目标是做无线广播电视精准服务和融合数据网,以补充过去广播单发模式的不足,“现在等于是方向定了,技术方案还没定”。据财新记者了解,包括爱立信、中兴、华为在内的成熟设备商都在参与中广移动这张无线网的技术方案讨论。

  现有技术方案讨论建立在700MHz频段上。700MHz频段覆盖广、穿透性强,网络建设成本相对较低。以前,该频段由国家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委托广电总局代管,划给中广传播旗下的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CMMB)业务使用。

  中广传播主要与中国移动合作,向用户推广手机电视产品,但发展并不理想。财新记者从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处获悉,手机电视于2010年3月22日正式商用,2012年订购用户峰值达到700万。但随着4G网络快速发展,手机电视用户萎缩。截至2015年12月,订购用户仅234万,当月付费且使用的用户数仅有6778人。中国移动评估报告认为,手机电视已经失去了核心的竞争优势。中国移动宣布,6月1日停止办理手机电视业务,并于6月30日24时正式下线该服务。

  目前,在广电总局协调下,中广传播已经停止一切业务,划归中国广电。针对700MHz频段,广电总局旗下广科院牵头,正在组织相关业务试点。

  一位广电业内资深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现在试点的地区是重庆、贵州、甘肃、广东。四省份试点的业务不尽相同,广东主要是在江门、清远等地试点融合类业务以及农村多向化覆盖,重庆、贵州是以建设智慧城市为主,甘肃则是做WiFi覆盖保障以及楼宇信息牌信息的传输工作。“不过,从试点的模式来看,广电更像是补充电信运营商的热点覆盖。”

  吴纯勇认为,各地试点若有切实可行的成功模式,可供中广移动未来参考借鉴。上述内蒙古广电有线中层向财新记者透露,他们也想申请第二批试点。

  绸缪内容牌照

  中国广电一边搭建有线、无线两张网,一边将目光瞄准各项内容牌照。

  2015年,中国广电向广电总局争取到了在全国范围内开办视频点播业务的牌照,给旗下天华世纪传媒有限公司运营,向内容领域发力。

  中国广电副总经理吕建杰曾公开表示,在视频业务中,国外有线电视同行都有自己的频道和独特的内容,但是中国的有线网络公司没有自己的内容,只是在转播。中国广电要把视频搞上去,天华世纪传媒就是实施这个战略的主体。

  天华世纪传媒成立于2009年,主要业务是高清视频点播、内容分发,拥有一些版权内容。去年5月,中国广电斥资1亿元入股,持有天华世纪传媒46.15%股权,天威视讯、震华高新、广东网络、中国有线分别持有26.17%、17.44%、5.39%、4.85%。中国广电控股中国有线,两者股权合计达到51%。

  中国广电的胃口不止于此。接近国广控股的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中国广电正与国广控股洽谈收购事宜,双方已谈了大半年。中国广电方面,董事长赵景春比较热心,但其他高层反应平淡,谈判进展相对缓慢。

  国广控股2010年成立,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全资子公司国广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广传媒)与金正源联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金正源)各持股50%。国广控股业务广泛,仅官网公布名称的就有国广东方、国广联合、国视通讯、国广资产、环球瑞视等16家子公司,国广控股还通过国广资产间接持有华闻传媒(000793.SH)7.14%的股份。

  消息人士认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有强烈的意愿甩掉国广控股这个包袱。“一方面,国广控股一直处于高负债运营状态,没什么利润;另一方面,巡视组巡视后,虽然没有在纸面上对引入民资搞国广控股提出批评,但口头上不支持这种形式。国际台不想费力不讨好,早就动了处置国广控股资产的心思。”

  实际上,国广传媒的另一半股权持有者——金正源的法定代表人王政,也想把国广控股脱手。2015年,深陷互联网电视牌照危机的乐视掌门人贾跃亭曾与王政洽谈过合作。最初双方确定的合作方案包括两大内容:一是乐视以现金方式从国广控股购买华闻传媒8%左右股权,成为华闻传媒第二大股东;二是乐视在入股华闻基础上再给国广控股投资。两项合起来,保守估计需要拿出16亿元,乐视由此获得与国广东方的互联网电视牌照合作权。但最终合作不了了之。

  乐视看中了国广东方享有的互联网电视牌照经营权。中国国际广播电台2011年6月就获得了广电总局批准的互联网电视牌照,是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七大牌照方之一,授权旗下公司国广东方运营。除了互联网电视牌照,国广控股旗下公司还拥有电视购物、手机视频、网站运营、数据传输等业务资质。

  上述熟悉国广控股的人士认为,中国广电也看中的是国广控股的优质牌照资源。整体收购国广控股,主要是为了获得进入内容领域的通行证。

  5月30日,国广控股两大股东国广传媒、金正源签署了《合作重组国广控股备忘录》。协议称,为适应文化传媒产业政策、市场的变化,兼顾考虑国广控股的实际情况,双方拟考虑战略重组国广控股,包括但不限于转让股权、业务重组、业务(或资产)剥离等。为此,双方将尽快完成对国广控股及其系统内公司的全面梳理工作(含中介机构审计、评估工作)。

  接近国广控股的人士透露,第三方机构正对国广控股做尽职调查,预计6月会出尽调报告。中国广电要求国广控股剥离所有负债,交易的是一个干净的标的。王政则要求中国广电收购国广控股的同时,让子公司中引入的民营股东退出,譬如国广东方引入了苏宁、优酷。等尽调报告出来,双方的谈判或许会有新的进展。

  钱从哪里来?

  现在,中国广电在有线、无线、内容层面要做的每一件事,都耗资不菲。

  暂且不论国广控股其他资产,仅国广控股手握的7.14%华闻传媒股权,按当下市值计,价格就超过13.5亿元。接近中国广电的内部人士透露,交给中广移动负责的无线网,初期预算大约是投资900亿元。

  以资本整合各地有线网络更是个大工程。国内大大小小30多个省网,资产多则上百亿、少则几十亿元,即便是参股也是笔大生意。仅国内八家广电有线网络上市公司,6月23日合计市值就超过1457亿元,其中江苏有线(600959.SH)市值最大,高达404.6亿元;市值最小的广电网络有(600831.SH)也有71.39亿元。

  即便是形式上整合,中国广电搭建互联互通平台也需要资本。吴纯勇对财新记者分析,互联互通平台是基于国干网搭建,要完成4.5万公里的国干网改造、升级就需要成本。此外,中国广电需要建设的CDN、视频云、数据传输等多个系统也需要不少资金。

  粗略合计,中国广电所需的资金不下千亿元规模。但其注册资本只有45亿元,近两年更多的是在投入,很少能带来利润。鸿篇布局钱从哪里来?

  赵景春在一次公开发言中表示,中国广电发展所需要的巨额资金的融资通道已经初步建立,“我们有信心破解多年来制约广电网络发展的资金短缺瓶颈,大步跨入大投入、大产出、大发展的新征途”。

  赵景春介绍,中国广电现已成为“国家信息网络产业重大工程包”成员单位,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建立了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双方于5月31日签订了《合作实施宽带乡村和中小城市(县)基础网络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另外,中国广电与工行、农行、建行、国开行等金融机构也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正在研究设立广电网络产业发展基金。

  除了银行通道,中国广电在开展业务过程中尽量将各地方广电有线公司拉拢进来。目前,中国广电已与贵州等11家省级广电网络公司签订了“广播电视网络产业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出资协议。初步约定,该公司出资总额为1.458亿元,其中中国广电出资7000万元,为单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贵州、山东、河南、湖南省网分别出资2000万元、1500万元、1378万元、980万元,其余省网各自出资100万-500万元不等。中国广电希望吸纳更多的省网参与该公司。根据规划,该公司将先期开发付费专业频道高清化运营、智能终端定制量产、新媒体广告集约化经营等三个项目。

  中国广电还积极向相关部门争取利好政策。河北广电有线公司董事长闫继红曾公开称,三网融合后,中国广电争取到了“互联网+”和“信息产业”的国家专项建设资金,并得到了政策、税费等扶持。

  一位接近中国广电的人士称,中国广电要解决资本问题,除了市场化的融资、股权交易,向财政部申请更多的注册资本也是一种思路。“从历史来看,财政部单独给某个公司百亿级的巨额拨款,可能性极小。中国广电以股权、债权等形式对外融资可能是最主要的资金通道,但资本都是逐利的,中国广电有何资本吸引它们?它们进入中国广电之后获得的利益能否最大化?”吴纯勇认为,目前看来,资金问题仍然是中国广电面临的巨大挑战。